诛仙3 > 【墨竹时光】未来我会来到你的城市

【墨竹时光】未来我会来到你的城市

作者:浅芙丶 来源:网络 时间:2016-09-16 22:55:39

【墨竹时光】未来我会来到你的城市

  【楔子】

  “小锦。唯有普通之上才吸引人,会让人流连忘返,迷失方向。”沈家鸢方才看着颓废的我说了这句话。

  我将过往与虚拟结合,才感觉到此时黑暗翩然而至,张开翅膀让我放任麻木从内心尽头涌上的滋味,把我从光明彼岸带走,直到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扑面而来,却丝毫挽救不了。

  “真的,回不去了吗?”

  “小锦,不是要回去,而是向前走。”

  【一】

  秃鹫啁啾,仿若要啄碎我的灵魂;万鸟长鸣,前仆后继地奔向迟暮,奔向那颗一周前的雨夜被打碎的心。

  淅淅沥沥的雨打在脸上,身侧垂着半开的雨伞,面前站着的人高大宽阔的肩膀仿佛能替我遮挡全部苦难。可我清楚,他明明就站在我的面前,可是就是这辈子都与我无关了。

  “都说两个人相处越久,性格处事会越来越像。你也学会不给人第二次机会了呢。”我轻声呢喃着,也不管这话语会不会被雨水滴落的声音冲散。

  “是啊……”耳边传来他一声长叹,仿若放弃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决定。

  谁说感情滂沱不然,怎得浸湿了整件衣裳。玻璃瓶盛放着的手折玫瑰安安静静地躺在我怀里,大雨打在瓶身发出铛铛的声响,我低下头看着怀中滴着水的手折爱心,400朵,代表着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这日子说长很长,说短也短,却好像走不到尽头。

  “我走了,伞拿着。”他在头顶方向略显生硬地说着。

  我缓缓眨眼,一滴与身周微凉空气相斥的暖意泪滴滑落,颤抖着双手抓住他弯下腰递来的伞柄,朦胧着双眼看着他在大雨中孤独的背影越走越远。

  邹峰,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是想遇见你。

  闭门不出的我,将原本整洁光鲜的家祸害成眼前这堆不堪入目的碎瓦颓垣,犹如此刻的我。当沈家鸢一脚用力踹开家门的时候,我正躺在一堆凌乱衣服堆积的小山峰上双眸无神,眺望远方。她一把揪住我的衣领,用力把我甩去沙发上,手叉着腰作怨妇样大声吼道:“林小锦。一个失恋就把你搞成这样,那这世上有千千万人失恋,是不是都不要活了?”

  我默默闭上酸疼的双眼,想用力说话结果声音沙哑地我差点要认不出来:“我好后悔。”

  家鸢闻声没有继续说教,而是踱步走去饮水机出倒了杯凉水给我,顺手将热水按钮打开。我的视线落在饮水机旁的杂物柜上,记得邹峰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随手把手包放在了杂物柜上,拉链没拉好以至于掉出一张照片。

  那是两个游戏人物相依相偎的照片,看得出来主人的细致和保护,过胶过后色彩更显鲜艳。那时我还嘲笑过他,竟然就这样堂而皇之地把游戏照片带在身边,他倒是显得十分淡然的模样:“这可是我的宝贝呀,你看,就是这个叫做栀锦的天华。”

  闻声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以前也没见你这么肉麻阿。”

  想到这儿,我不由地也跟着回忆一同笑了起来,家鸢用力地拍了一下手掌,把我从回忆地深渊中拍醒。我缓缓收住笑容转为苦笑,结果她递来的凉水,仔仔细细灌了一口,待嗓子状态好了一些后开口道:“家鸢,他是我第一个男朋友,毕业之前我忙着论文的时候想和他提分手,因为我已经无暇顾及游戏了,但他说了一句给了我无限动力的话:我不顾一切的在等你,可不要让我失望。”说道这儿我轻轻叹了口气。“所以过后我才会那么努力的走过期末考核,这么顺利地进入电台工作,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一个结局。”

  沈家鸢伸手轻拍着我的肩膀,说:“这世界有千千万种可能,所以千万别说来日方长,时光难留啊。”

  可我想,这千千万种可能里,有没有一种,叫做:回头?

  【二】

  终年冰雪不化的昆仑冰面上,浑身泛着金光的天华正与一身白衣胜雪的辰皇面对面站着,原本路过的人看见都会觉得这是一双璧人,可凑近一看,两人身周散发出的必赢气场都不比对方要差。

  邹峰看着来人冷哼着:怎么,想杀我?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我瞥了一眼这高傲的人,迅速加满状态送他了一个措手不及,一套下去拿到近三分之一血,正欣欣然着猝然间血条瞬空,屏幕瞬间变成了模糊电视。

  【当前】栀锦:你!

  【当前】邹峰:一套先手打的不错,但是可不能因为是熟人就发愣去了,自己好好琢磨吧。

  他撂下一句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我一个人趴在冰冷的冰面上懊恼不已。

  这个狂妄自大又爱演戏的辰皇就是帮派里主力的一员,一般不出意外都是拿主宰的其中一个人,然而主宰到了他手里就会变成.....

  【世界】邹峰:【幻灵石·混沌主宰】哎呀,这个爬塔简直是神器!

  认识他之前,我是天帝帮最头疼最难解决的敌对天华,因为我有个习惯,从来不和人打交道,亦或者说喜欢独来独往。所以照着帮主的话说:那时候愁了我几个月就是不知道怎么下手把你挖来,只好派了唯一一个没有相好的主力来了一场美男计。

  这场美男计的奏效成果大家有目共睹,只不过我在换帮的时候被全区扣上了邹峰秘密情人的称谓,我的解释没有用,他倒是从来都不想去解释。

  那时我正在昆仑练习着怎么以最好的顺序先手,不料先前打架时的保护没关,几下倒是把过路的人误伤了。我连忙凑过去解释,不料被来人一个反手打趴在地上,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我的瞬间火气就上来了。

  【当前】栀锦:什么意思?你闯进来我误伤,我停手你还趁人之危?

  【当前】邹峰:哟。女王陛下这字组的不错啊。

  【当前】栀锦:你谁?

  【当前】邹峰:你以后的老公。

  看见这话我迅速起身一个飞天走了,估摸着是今天黄历不好,不宜打斗,权当遇见歹人了。不过自那天起,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连续近一个星期的时间,每次我去昆仑联系的时候都会遇见他,一开始只觉得是凑巧,可后来才发觉事态不对。

  【当前】邹峰:跟你这么多天,就对我一点感觉没有?

  【当前】栀锦:有,想杀你。

  【当前】邹峰:来,动手吧。只要对方是你,我在刀口连动都不会动的。

  【当前】栀锦:你到底想干嘛?

  【当前】邹峰:真心话,瞧你这么天天练习的努力样,还真想让人保护啊。

  【当前】栀锦:收起你那心,用不着。

  他闻声踱步至我身旁,弯下腰凑近说:“这话不能乱说,会后悔呢小女王。”

  随后十分淡然地在我的眼神刀里走过,我跺着脚气氛地念叨:“要不是打不过他,也不用受这气,明天换个地方好了!”

  万万没想到,第二天换的练习点里,还有他。

  估摸着因为我比较冷的性格,导致知道我的人都不会先知道名字,而是先知道“女王”这个称呼。

  我准备低调地躲在昆仑左上角的僻静地方练习时,邹峰竟然早早便等在那里,一场打斗结束,我看着自己血条仅剩10点而他的却有一半的时候,想起来刚开始的赌约。

  【当前】栀锦:你怎么找到这里?

  【当前】邹峰:跟我pk一次呀小女王,赢了我就告诉你,输了的话要听我的话哦。

  【当前】栀锦:凭什么。

  【当前】邹峰:难不成你天天练的技术连我都打不过?

  【当前】栀锦:比就比!

  被他激将法一刺激,我就彻底忘记了这本是一场不公平的对决。那时他每次来看我练习都会下来试手,可是通常都演变成我在教他如何对抗天华,可如今看来,他一直在隐藏实力啊。

  【三】

  外头阳光很大,我在神域花海中央仰躺着,眯起眼舒服地呼吸着阳光的空气,不管不顾帮派里召集人开的帮战,让自己放空一下。

  “你干嘛呢?”低沉温润的男音闯入我的耳朵,吓得我急忙打了个哆嗦。撑起身子才看见邹峰一张大脸直愣愣地盯着我看,第一次发觉他这个自大狂选的脸型还是很好看的嘛,剑眉、高挺的鼻梁、十分立体的无官。

  这个艳阳高照的下午,我仿佛感受到了心脏节奏的律动。

  他走近我在身旁坐下,像背书一样不带任何感情地说着:“你遇见过那样一个人吗?她是生命里不可磨灭的烙印,在她身边好像世上别的人都可以被忽略,即便我把握不住任何有关爱情的线索,却还是感激她给了我继续走下去的勇气。”

  “噗嗤——”

  “对不起对不起啊,我还是没忍住。”我的一声没忍住的笑声让原本陷入多愁善感氛围的他立马一个眼神剑杀过来。“我是真没见过这样的你才笑的,不过你说的她是谁呀,这么惨还被你惦记着。”

  他迅速起身拍拍身上的落灰,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话:“那你好好照照镜子吧!”

  忍笑目送走他后我才反应过来话中的含义,仰天哀嚎一声后将头埋进膝盖,面颊火辣辣的感觉让人不舒服,可好像忽然懂了那些关于感情的句子。

  原来,我还是会喜欢上一个人。

  我换上代表着圣洁爱情的礼服,和身旁面部堆满笑意却依旧帅得让人移不开眼的邹峰一步步从帮派熟人排成的队列中央走过,迎接我们的是无尽的欢声笑语和祝福。

  爱情好像就是这样,不经意间你会发现,原来他已经藏在你心里很久了,只是还没到发芽的时候。

  那天读独木舟写的小短篇看见一句话:“感情,也要棋逢对手才能缠绵缱倦。”

  这句话我讲给邹峰听,他笑了笑依旧自大地回应:“那也要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啊。”

  我想到现在,帮派里的人都很想问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从来都没大吵过?

  感觉两个人确定关系之后就变得没那么随便了,特别是看起来十分花心的他,结婚之后再也没主动去勾搭过谁,对于一切也都是那么淡然的模样,当然这只是人前的模样,在我这儿还是维持着初识的性子,一点也没变。

  他是按时上下班的工作党,年龄相差六岁的我们还是有着很多共同的话题,有一天我因为考试发挥不好在跟他闹着小脾气,他忽然正经着对我说:“我和你之间隔着220公里的距离,在没有相遇之前,你也别想甩开我。”

  所有的委屈在那一刻被瓦解,心底一阵暖意泛起,作为行动派的他在说出这句话后的一周,以送快递为由真真正正地站在了我的面前。他的个头很高,足足高出我22公分,自然迈的步子就小了许多,他只好放慢步伐顺带着牵着我的手半拖半拽地赶上了我们第一次约会的第一场电影。

  他靠近我耳边轻声说:“你不会是因为想我牵你手,才走的那么慢吧?”

  扬手推开他凑近的脸,冷哼着看着他。

  果然。

  死性不改的自大狂。

  【四】

  沈家鸢听着我的故事提出了第一个疑问:“所以你们这次是为了什么吵到分手的?”

  我歪头仔细回想着。

  依稀记得那天外头也是一个大雨天,那次是我们一年的纪念日,他下班后就从家里赶到我这儿,晚上十一点的钟声响起,他才敲了敲我家的门,打开门的一瞬间我哭着扑进他被雨水浸湿的怀里,控诉着他为什么这么晚才来。

  他摸了摸我的头。

  “对不起宝宝,我在等我们的纪念蛋糕呢。”他举起写着一周年快乐的蛋糕盒子笑得像个孩子,看着他的模样我暗暗在心底发誓,这辈子认定他了。

  纪念日过得很开心,可是直到零点的铃声响起的时候,我被通知工作实习点在上海,那个离他距离220公里要多上好几倍的地方,我忽地对这场虚拟走到现实的感情失去了信心。我想这个之间的跨度和难度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可现在又出了一个更难去解决的问题,让我一下子束手无策不知该如何去面对他。

  一整晚我们端坐在沙发上谈论着想象中的未来,他说:“我们会结婚,会生好几个很可爱很像你的孩子,一起带着他们去旅游,让他们好好感受世界。小锦,不要对我们的感情失去信心,只要继续努力我们就可以完成这个梦啊。”

  爱情就是这样,一个人退十步,一个人就会进一步。

  灰心的情绪让我没办法再继续和他交谈什么,两个人相对无言就那样坐到了天亮,送走他的那一刻我背对着他,尽力镇定地说:“我们,还是分开吧。”

  他出乎我的意料,很干脆的同意了,这很不像他,却又是他。你一定也这样无望地爱过一个人吧,尘世跋涉着万水千山,眼看着快走到光明的时候现实又送给了你一次当头棒喝,最后失去希望地割舍了这段感情。

  属于我的邹峰恰是搁浅在了那年,十九岁初遇他的那年。

  “今天是几号?”家鸢异常淡定地问着我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我转头瞄了眼日历。“20号。”

  “他是今天的飞机吧?”

  点点头。

  “是啊。”

  家鸢一时没有动静,我抬眼看向她,她正站在窗口往下望。好奇心使然我起身凑上去看,只一眼,眼泪便好似不会干涸一般涌出。

  邹峰一身西装革履站在楼底下,脚边放满了用线串起来的手折爱心,那些爱心很熟悉,大抵是我在回来路上忍痛扔进垃圾箱的爱心们。

  他举着一个纸板,一页页间断翻着。

  未来我会来到你的城市。

  和你同游风景,我牵着你,你抱着照相机,

  和你忙在厨房,我看着你,你忙活两人餐。

  和你窝在房间,我抱着你,你看着连续剧。

  小锦,我们还能有未来吗?

  看完的一瞬间我夺门而出,不顾形象的飞扑进他的怀里,不断地道歉说着我有多任性。

  我何德何能,能得到他全心全意。

  原来最辛苦的不是异地恋,而是明明用心相爱,却不敢面对未来。

  “这千千万种可能里,原来真的有回头。”

  “你在说什么?”

  “没,我们一定会有未来!”


相关TAG: 首页推荐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