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3 > 诛仙系列故事 忘记要一辈子还是一瞬间

诛仙系列故事 忘记要一辈子还是一瞬间

作者:酒心酥 来源:网络 时间:2016-10-07 20:50:30

诛仙系列故事 忘记要一辈子还是一瞬间

  (一)

  喜欢一个人要多久,是一瞬间还是一辈子。那忘记一个人要多久,是一辈子还是一瞬间。

  沐瞳想起这句话的时候刚好挽着小女友逛街,下电动电梯低头瞬间就想起来了。小女友牵着沐瞳的手调皮的往上跑了几阶梯,洋洋得意的比划着比他高。沐瞳扬起一个微笑,看了一下要到底的距离,伸开双手;如愿以偿小女友又蹦跶到怀中。沐瞳吻了一下小女友的头,在对方抬起头与自己对望的眼中看到满满的自己。

  不知道哪位恋爱大师说过,忘记失恋最好的方法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沐瞳看着在商场中蝴蝶穿花的小女友,她很好,可是她始终不是她。

  “姑姑,你是怎么忘记游戏中的那个他”手机点下发送,收件人是夙星。

  “过儿啊~姑姑心中只有你啊~~”看着夙星秒回的信息,沐瞳顿时当机。对于只比自己大6岁的夙星,口中喊着姑姑,实际却是和亲姐一样的相处模式。只不过某人硬是觉姑姑比较拉风,武力压迫不许改口。

  小时候,沐瞳一直以为姑姑和姐姐是一个意思,后来某天知道真相的孩子彻底毁了三观,抱着爹妈直哭。另一当事人夙星在不远处挥动着肉肉的小拳头,一种你敢改口揍死你的直接态度。人家都是弟弟弟弟的,自己是小侄儿的,喊出口多气派多好玩,夙星坚决不能让这个好玩玩具消失。感觉从那个时候开始,沐瞳总是有意无意的躲着夙星的见面。直到游戏的遇见。

  哪个时候刚跨进大学的沐瞳正是解放时期。自由的旗帜无限飘扬,四个人的宿舍,整栋楼的雄性荷尔蒙,嗷嗷嗷~整夜不停息。网游成为最热门的宅男消遣方式,差人缺单,站楼道口喊一嗓子,立马各个宿舍响应。沐瞳看着游戏的界面弹出的停封提示,踹了一下墙角,摸摸空空的肚皮,眼睛斜向二毛的存储小抽屉。哟~二毛昨天貌似去了一趟超市啊,是泡面还是饼干,嘿嘿嘿。

  黑暗之手摸向二毛的宝贝抽屉,沐瞳的头上甩着恶魔尾巴的小人嘿嘿嘿直笑。吃牛肉的好,还是吃麻辣的好,算啦,吃卤肉的吧,有肉还辣。吼吼吼。沐瞳给自己点了个赞。泡面往桌上一扔,屁颠屁颠的去烧水。等回过来,发现二毛桌上的台式的屏幕亮起来了。背着长剑的绿色身影,绚丽的技能,手一挥一群怪物倒下,爆出一堆的物品。沐瞳的眼睛直了。

  等倒霉蛋二毛回来,就看见沐瞳穿着个裤衩,刁着根烟,翘着腿,哼着小曲坐在自己的位置玩着自己的电脑。旁边还放着空了的泡面盒,拆封的饼干袋,啃了一半的苹果,黄瓜味的薯片被人吃的咔砸咔砸响。

  二毛楞了三秒,慢慢走出去看了一下门上挂的门牌号,在拉着一个人问了一下宿舍楼号。立马冲回去二话不说直接掐着沐瞳的脖子使劲的摇晃。

  “我靠。你占我的位置不说了,你还玩我的电脑,你玩我的电脑就算啦,你还吃我的存粮。你吃我的存粮不说了,你竟然还不收拾,你不收拾就算啦,你还如此光明正大不知悔改的被我看见。”

  “别摇别摇,烟掉了掉了,我草,晚上我请我请”

  听见我请二字的二毛逐渐回神,高傲的哼了一声,身子一挤;霸占绝佳位置,手握鼠标开始检查物品。看见界面直接就是游戏,眉毛一抖;一阵不好涌上心头。

  沐瞳在二毛的背后鬼鬼祟祟张望屏幕,化身十万个为什么小宝宝。

  “哎,二毛你干嘛玩女号啊”

  “哎,二毛这个怎么谁都可以捡东西啊”

  “哎,二毛那个人说你带了他3个小时,给你了30,我给你收了啊”

  “哎,二毛有个人想找你结婚咧,这游戏还能结婚啊,那能生娃不”

  “哎,二毛我看见有人世界喊50000收东西,看见你包裹刚好有我就跟你卖了。一个东西50000啊,怎么值钱啊。”

  “哎,二毛...........”

  二毛听着耳边的聒噪,看着自己的包裹一堆的垃圾,清点物品,YB物品无,白三阶天琊没了,多了51030金。看着沐瞳的嘿嘿傻笑,指着窗子“是你自己跳下去,还是我丢你下去”“啊!0.0”

  晚上的大学校园各处响起阵阵吼叫。一个宿舍四个人,沐瞳和二毛加另外两位,酒饱饭足,串着八字步,一步三摇晃。二毛还在不时吼着XX是个王 八 蛋,XX你还我媳妇之类的。男人的桌子上面天生有酒,酒下肚在大的仇怨也能解。被灌了两瓶啤酒的二毛成功被腹黑的沐瞳套出想要的信息。中间省略无数字的辛苦,彻底还原了一个艰辛人妖玩家的奋斗史。好好养的童养媳,谁能知道有天会遭遇沐瞳这个咸猪手。

  在宿管老大妈犀利八卦的眼神中,艰难的拖着二毛上了六楼。另外俩位已经去泡妹子。东北汉子的体格的二毛,还要防止二毛无厘头喊着媳妇亲亲,摸摸,钻怀抱。心累,身也累,直接把二毛甩上了床,拔了自己的衣服(是不是有人污了);去冲了个澡。

  摸了一把还在滴水的头发,开了电脑,开始下载诛仙。看着剩余时间的4小时,沐瞳暗自鄙视了一下校园网,转身瞄上了二毛开着的电脑。

  一身惊悚的二毛突然间惊醒,听到诛仙的游戏音乐,瞬间迷迷糊糊继续睡觉。恩,没掉线,不错不错。

  注册,填新手卡,百度;打开界面。齐排排的文字一个个都认识,可合在一起的意思顿时让沐瞳懵逼。本着从不打无准备的仗,和下午的那场丢人,沐瞳捏着脸蛋,带着能屈能伸大丈夫也的无上节操,义无反顾的戳了一下小姑姑的QQ。小姑姑的头像正是一身Q版的白衣古装美女,恶补知识的沐瞳知道那是雪琪。

  “你在哪个区” “诛仙”“死疯子”............

  沐瞳看着自己刷屏的文字,认命的打出三个字“小姑姑”,刷的下一条秒回

  “小侄儿找姑姑何事”

  “那个区”

  “哈~姑姑不玩,姑姑是大人”

  “别逗。我回家跟我妈告状你一个月的工资砸游戏,在家吃土”

  “啊哈。XXXX-XXX夙星”

  “求带装逼求带飞,来条白嫩粗大腿”

  “姑姑在吃土,飞不起来,刚看中了一个包包求滴”

  “滴”

  “哈哈哈,乖乖等着,等姑姑回家带你飞”

  沐瞳看着小姑姑发来的链接点了进去给了付款。找到了所说区点了进去,抽了一根烟叼着。

  空旷无顶的大厅,沐瞳动了动手脚,环绕的金光自动散去。附近的一个NPC头上亮着一盏荷花。好奇点完,一阵悦耳的音乐,脚下六和阵一闪,古朴不识的符文一闪,已经升到了2级。

  点完了NPC头上荷花,走出大殿的门,迎面是空旷的天空,一览无遗的风景,眺望远区,模糊不清的建筑屋脚。音乐在耳边旋转,洁白的羽翼带着同色服装的女子,如诗如画,刻在脑中始终不可忘怀。

  “嗨,组队呗”

  沐瞳看着屏幕周年的感叹号点了一下,组队的申请点了同意。对方交易过来的飞天按照操作点了一下。画风和音乐的瞬间切换,青山绿水,瀑布飞溅。看着怪物越见放大的脸,雷光闪烁,在脸前0.01瞬间化为灰烬。

  沐瞳呆呆的看着屏幕,那白衣女子收回手中的剑,一个转身,流转无限的清冷,传递一种有故事的味道。

  沐瞳深吸一口烟,看着那个叫西辞的女青云一人打着化蛇,升级飞一般的上升。沐瞳百无聊奈的点了坐下,掀起层层水波,蔓延到西辞身边瞬间破碎,融合成更大的水波蔓延。起身到了一杯水。回来就看见西辞换了身碧瑶直直的站在沐瞳前面。沐瞳动了一下。看见自己等级停留在48。

  “??”

  “ 我带错了人,带你到50可以不。”

  “可以”

  沐瞳言辞简单,西辞和她的名字一样,不带符号不带表情的干净利落。沐瞳看着自己角色的头顶也是2个字,符号占满整个取名字符。用手遮住前缀和后续的符号,看着2个名字还挺般配的。

  50的金光一闪,沐瞳的眼前都没了西辞的身影。随后的退组,沐瞳看着自己停留的界面只有化蛇吐着水气搔首弄姿,想起西辞的长剑的英武。提起小木剑就上去了,啪!沐瞳看着界面弹出的提示,自己角色的倒地水葬,这个是死了么!!

  小姑姑所谓的带我装逼带我飞咧!沐瞳死劲戳着小姑姑的QQ。姗姗来迟的破军闪亮登场,大胸细腰高长腿,火辣亮瞎眼。

  看着沐瞳的埋头水葬,夙星笑的直不起腰,脚尖嫌弃的翻着尸体,一脸的幸灾乐祸。沐瞳看着小姑姑发过来的整蛊截图,无奈的笑。按着指示注册了一个YY账户,进入频道。看着别处的热闹,夙星的独处的令人心疼。

  一翻梳理和讲解,沐瞳的号少了一个角色推广码。夙星哗啦啦的打着小算盘,推荐填自己的。各种好处,进去都加上好友了,免的加好友。是进去都直接加么,沐瞳轻声问着夙星,夙星不耐烦了说了个是。让快点,立马开刷副本了,星宿了。

  进去直接加好友。沐瞳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那个叫西辞的女青云。悄悄的翻出信息私密了一下。“能不能给你我的推广码,”对方半久不回复,沐瞳又加了一句“我号没推广换个号好不好”

  “干嘛要我推广”

  “因为就认识你”

  “干嘛一定要我推广,满大街都是,喊一下就好”

  “因为想第一眼都想找到你”

  许久都没有的回复,夙星已经跳到上面的频道开始打星宿。沐瞳一个人挂着游戏开始在寻宝看号。宿舍的门猛的被推开,那2个人踏着宿管大叔的熄灯吼声进啦。沐瞳点了寻宝上的购买,选择角色的时候只显示一个角色,一阵犹豫。重新去注册了一个账号。切换角色,在退出游戏的时候一停顿,翻了一下信息。

  西辞悄悄对你说:XXXXXXXXXXXXXXXXXXXX

  初七悄悄对你说:快加快加,西辞西辞的

  初七悄悄对你说:我偷偷拿她号发的,加的时候叫我啊,我来点同意。我们悄悄的

  初七悄悄对你说:怎么不加啊,我等的花都谢了啊

  初七悄悄对你说:你到底加还是不加啊

  初七悄悄对你说:啊啊啊啊啊啊啊

  沐瞳看着所谓的叶七七的红字,有这样的闺蜜也是无奈。开了一个文本,对着一个个的敲下来。然后在复制,粘贴,选好角色,在正中的昵称对话框输入“沐瞳”,点击确定。然后黑屏,整栋大楼齐刷刷的响起阵阵哀嚎。

  停电了,沐瞳的大脑闪出三个字。看着上铺吧唧嘴说着梦话的二毛。

  二毛你的电脑可以自动备份不??

  (二)

  ①

  沐瞳艰难的终于弄好角色。啊飘的辰皇号称帝王,一把龙椅的聚气霸气十足。初七的天华歪着头瞅着,叫西辞的女青云在一旁安静的看着。

  如果有心,那什么都不会成为困难。就像一个叛变闺蜜的撮合,一个有心进攻的爷们。初七的敲打,沐瞳成功进入西辞家族。辰皇的地位一直是输主力,何况在所谓小姑姑夙星的怂恿下收的号已经算是顶尖。没有人会嫌弃顶上添花,家族的人对沐瞳的到来欢迎至极。只是西辞的淡淡被衬托的太突出,族长须臾两口子打着哈哈。须弥偷偷的红字跟沐瞳说,西辞就是这样。沐瞳看着背影孤单的青云,像落单的孤雁独自凝望天空,沉醉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自己走不出,别人在走不进。

  沐瞳悄悄向西辞移动一步,怕惊扰了时间的流逝。西辞敏感的一望,那眼中的悲凉如一潭死水,直勾勾刺入心底。沐瞳还记得第一次看见西辞的时候,白云,天空,金色的夕阳给一身老雪琪的西辞渡一身暖色。那勾画的色彩,成为沐瞳心中最不可遗忘的梦。

  沐瞳的手指一个就遮住了屏幕中的西辞的脸。是什么样的事情才可以把你变成这样,西辞。你的过去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就知道,你的以后注定有我的存在。沐瞳动了一下鼠标,改了YY的模式爬上了麦序。

  “这首歌送给西辞,谢谢因为她我才遇见这么好的你们”

  YY中的人都一愣,随后起哄。杂音随着沐瞳的第一个音节的发出消散,静悄悄的聆听。

  “........................至终我无惧无畏心中了然你无怨无悔愿出一切曾经拥有只为赌一回千百年的牵挂许下的愿望永不风化等待命运的回答在相思树下”一首歌闭,沐瞳一看YY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微微一笑开启点歌模式,各种爬麦,嗨彻全场。不少妹子对沐瞳抛出媚眼,沐瞳只是关注着西辞的YY,安静的仿佛不存在。

  “小姑姑游戏怎么追妹子啊”

  “送东西,甜言蜜语,打架霸气,刷本帅气”

  “我觉得我都行了,那为啥还是没反应”

  “因为你蠢还丑,所以拒”

  ..............................

  其实在沐瞳开口唱歌的时候,西辞就关掉了自己正在听的梁祝。初七故意敲了一下房门,倚着门框对着西辞抛着媚眼。寓意不言而喻,西辞看着自己的梁祝停留在三分钟之二处,不上不下。一声叹气,对自己,对初七还是对沐瞳。

  ②

  沐瞳贯彻着小姑姑军师的策略,拿着初七的消息,对西辞无孔不入。西辞看着这个跟随不离的辰皇,叹气一声“你真的想娶我么”。

  沐瞳看着西辞的话,瞬间脑短路。这这这是追到了么,对着窗外大吼一声,深吸一口气,看着隔壁的哥们摆桌子上的香水;手一勾,拿过啦从头喷到脚,对手一哈气,里面冲到卫生间用最快的速度刷了一个牙。

  带上耳机,搓了一下手心的汗,说了句:“是”。说完发现这个YY,只能听见那能看见啊,扇了自己一巴掌,暗骂自己傻。听着西辞没回复,是没听到么,游戏一阵猛敲。

  “那就结婚吧,有绿玉不”

  “有有有”沐瞳紧跟上,结果哪能要媳妇出钱啊。嘴笑的咧到了耳根子上。拿着仓库压了很久的绿玉点了交易。兑换礼包。看着西辞的名字在月老面前飘过,沐瞳瞬间反应过来。

  “等等等,我应该给你一个婚礼”

  “婚礼,你是傻还是呆”

  “我觉得我应该给你,等我几天好不好”

  “几天是几天,那今天是涮了我么”

  “不是,不是,我想给你婚礼。我真的没想到你会答应。就几天让我想想,你就要安心的等着做我的新娘,好不好”

  “好吧。既然想想,那就一起想吧。和我结婚只谈游戏不谈现实,谁踏一步就玩完”

  “好,都听你媳妇。先给抱抱一下”

  沐瞳点出相依相偎的请求。没有和平时一样的拒绝,女青云娇羞的躲着男辰皇的怀里。沐瞳乐的心只蹦蹦蹦跳。又对着窗口一阵猛吼“我要娶媳妇了”;转过身来,看着二毛看傻子一样的脸。抱着一阵猛亲,二毛回过神一巴掌,“靠。你个死基友”沐瞳一阵大笑,“二毛,我要娶媳妇了,比你的人妖号好看多啦。”

  ③

  在诛仙你遇见过黑暗么。那你见过黑暗之后的光明是什么。

  西辞见过。那是一场怎么也忘不掉的求婚。

  沐瞳研究了诛仙中的所以职业的技能,各种渠道求解。拉着西辞组队,交易了一张飞天然后放了守护。在西辞点飞天的消失的刹那,沐瞳在世界上说了句,开始。自己去千面女神改了名字。

  沐瞳看着自己的名字在按下确定的瞬间变成了东篱。都说地球是圆的,你要西辞离开,那我就在东边结篱而居。总有一天你会回来,总有一天我会等到你。等你累了,老了,不想了,还是有我在这里等你。你多往西边多走一步,你就是在像东边的我多靠近一步。距离是越远还是越短,你会不会在最后发现的时候怪我。我不知道,可是我肯定只会怪我自己没陪你走过那段路程,让你一个人太孤单。

  改名叫东篱的沐瞳骚包了换了套红色的天缘,刚好和刚才西辞身上的红色的是一套。两个人默契的知道今天会结婚。

  点了给西辞一样的飞天,那是东篱熬夜逛了全部地图定下的最终地点,修罗的樱木王的高台。

  时间掐的刚刚好,魔的业障消散在时装技能的花瓣中;东篱撩撩头发帅气的撩起衣摆单膝下跪,西辞的青云捂心害羞。

  2个人YY小房间瞬间挤进大批的观众。司仪,背景音乐,演练了无数次的场景终于迎来了主角。东篱抱着西辞飞上了天,樱木王高台的时装技能不停,家族的众人在低于高台的高度摆了一个心型。东篱点了包裹中的烟花,瞬间地面逐渐亮起一道白色的箭头;在东篱的位置可以明明白白的看见把家族摆成的心型和樱木王高台跳舞的心形串在一起。最后消散在一阵火光之中,渐渐的火光消散1秒,又窜出一个巨大的简陋“LOVE”造型。

  有付出就有收获,特效不枉东篱砸了金钱,时间,还有挖了全区的工作室来演练。东篱点了包裹的真言正式求婚“嫁我”。众人摆驾月老领证。

  热闹的喧闹只是给西辞脸上染了淡淡的胭脂色。可是她已经在自己的怀中了不是吗,东篱对自己说。

  领证合法的关系,东篱毫不掩饰对西辞的痴迷;西辞大大咧咧的回应,旁人中浓烈的鄙视,东篱豪不在乎。紧紧的抱着怀中的人少,一脸委屈的语气“媳妇,他们鄙视我”

  西辞:“你看错了,那明明是嫉妒”

  东篱:媳妇来刷本

  西辞:不想

  东篱:为啥,报名进去站街好不好

  西辞:心情不好,就想站河阳

  东篱:................

  东篱:媳妇来报名

  西辞:不想

  东篱:为啥,心情不好??

  西辞:不是,心情太好,所以就想站河阳

  东篱:.............

  只要是西辞喜欢东篱就喜欢,只要是西辞讨厌东篱就讨厌。爱情是怎样的,也许是拥有把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的魔力。可是网恋的缥缈不是一个人就可以肯定到现实来发展。大一的学期结束,东篱看着考了6课挂了5课的条条,一阵无奈。眉角一挑转身抽走了二毛手中的科目条,竟然全过。

  诛仙的登录图标还在电脑上闪烁,自己是不是太拼了,东篱问自己。补课期间,东篱无暇游戏,偶尔上线下线的匆匆,副本的快速过没时间打字嘻嘻哈哈。

  接到西辞的电话的时候,东篱正开着和小姑姑夙星开着视频翻着一本高数;复杂的公式证明着1加1等于2的合理性。西辞的声音如一杯薄荷水,瞬间让东篱烦躁的心定下来。

  “东篱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想要离婚”

  “不是,你怎么这么想”

  “那是怎么想的,事实表明你就是这样想的”

  “我没有”

  “不要狡辩好不好,就像当初说好的那样,好聚好散”

  随机的挂断声让东篱一脸的懵。视频对面的夙星一脸看好戏的脸,勾勾手指“过儿来啊来啊,姑姑可是爱情大师哦”。

  不理夙星的抽风。找到了初七,问了原因。原来游戏的短暂让西辞不安。东篱是学生,东篱没有隐藏和保留,暑假的学生不完游戏自然是有原因的。一场误会东篱上了游戏找到了河阳发呆的西辞。软磨硬泡,温柔细雨哄的伊人笑开颜。

  点了根烟,东篱看见掉落到脚底的高数书,想到了夙星。一路理科出身的夙星成为最好的补课老师。看着屏幕中的相依相偎的2个号,突然想找夙星聊天,发现夙星早就挂断了视频。轻笑一声拨打了夙星的电话。

  “小姑姑,爱情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额,你恋爱了!!学校的?”

  “没,我就是想问问”

  “别喜欢游戏中的任何一个人,代价是你付不起的”

  东篱听着小姑姑语气过度压抑的话,想反驳话到口边却无力发声。匆匆挂了电话。是喜欢还是动心,东篱问自己。东篱喜欢诛仙,喜欢里面的激情,喜欢里面的人。但是动心,东篱吐出一口烟,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动心。

  本以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却没想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收到了七七的短信。

  “西辞被人盯着啦,快来快来,扛不住了”

  东篱撂了筷子,跑到房间。帮派和家族中已经吵开了锅。问了七七的坐标,起手状态飞了过去。星宿的怪点全是血色,各色的技能绚丽光效,东篱看见中间战场一身青花瓷一把大刀独立,西辞的青云破烂不堪,瞬间秒掉。起身复活经接着被秒。谁都看的出来的是一场有目的的追杀。东篱红了眼,喊了声蓝,让西辞别动,起手杀招满场,一排漂亮的偷袭刷屏。还未等笑,头上冒出一行伤害,系统的提示“夙星击杀了你” 东篱傻了眼。

  敌对打架总会少不了骂架。东篱擦了一把头上的汗,键盘噼里啪啦手指变幻无常。一边世界和夙星骂架,一边悄悄红字跟夙星道歉。哄媳妇一笑真难,哄2个女人真是难上加难。

  一声敲门声,东篱一愣,看见自己的妈拿着一杯牛奶站在门口。视乎害怕打扰了,把牛奶放在东篱的桌上又出去了。东篱看着桌子上的专业书,电脑,牛奶,没吃饱的肚子一阵咕咕叫。自己貌似还忘记了一个女人要哄,东篱点了一只烟,烟雾模糊了视线。夙星问着东篱“这么哄媳妇你TM是要走现实啊”。

  走现实么,东篱看着和西辞的聊天记录,和西辞的示爱真言,也许可以。毕竟自己很喜欢西辞,西辞也说过爱自己。

  东篱:媳妇,你爱不爱我

  西辞:爱

  东篱:会一直爱么

  西辞:恩恩,爱的

  东篱:如果有一天你不爱我了咧

  西辞:怎么会,那肯定是你先不爱我的

  东篱:如有不弃,必生死相随.

  (三)

  想象毕竟是美好的,大二结束的时候;东篱查询着考试的分数。全部通过的高额分数,在YY中一阵吼。

  喜滋滋的发给西辞截图。俩人在一起久了,就什么都知道了。东篱知道自己比西辞小,但是这算神马,恋爱中总的盲目的可爱。西辞说考试考好了就考虑考虑见面,东篱乐的策划见面的种种。

  似乎的公开的秘密,男未婚女未嫁,家族的众人都顺手推舟的当着媒婆。西辞的淡淡的语气,东篱乐的看不看,有时候也当做和自己一样的兴奋和紧张。

  那天的天很蓝,东篱5点都醒了,磨蹭到8点才出门。台词,草稿,预定路线,钱包。东篱忍不住跟西辞打了个电话。

  “媳妇,起来没啊,要不要我给你带早饭啊。”

  “媳妇,我要不要和七七说的一样把鞋子挂脖子上面好让你找到啊”

  “媳妇,我想你了”

  “媳妇....”

  东篱想的总总可是一句都没有说的机会,东篱看着手机中亮着媳妇二字无人接听持续拨打的模式,想到了夙星以前说的那句话。别动真心,可是动了怎么办,只能一直动下去,不然心停止了是不是就死掉了。

  见面匆匆,东篱来不及说一句话,西辞的来到和离开就像一个梦一样。轻描淡写彻底粉碎东篱幻想的种种。东篱从开始做到店家关门,漫无目的的走回酒店。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身声响,镜子粉碎,手上的血滴滴答答。

  电脑还挂着游戏,和西辞的情侣名,还要西辞毫不留恋的转身;是欺骗还是重来么当真,你说过爱我的,一直爱。可是你现在却告诉我是一个游戏而已,那我是什么,你当我是什么。

  回到河阳点了离婚。头上的称号西辞的名字被xxx所取代,含笑饮砒霜,不是自己想吃,是想吃不想吃都得吃。 你如此决断,我何尝是拖泥带水的人,你想断就断个干净,因为我答应过你,因为我还爱着你。

  沐瞳和西辞,西辞到东篱;以为一直其实都是谎言,轻易的戳穿,最后回到沐瞳。改了名字,西辞豪无反应;点了离婚,西辞毫无反应;家族说话带副本西辞重来不申请。那我去征婚你有木有反应。

  真言的刷出去,沐瞳就瞬间的后悔了。看着一排排红字就是没有西辞的。有种气压抑在心中,看着小姑姑夙星的红字,想起曾经为博美人一笑的怒骂;回复同意。这样你会不会回过头来找我。我想跟你说,我一直没走,我只在原地等待,只要你回头,只要你爱我,你是不是就会回头。

  又在月老上了世界,不是同一个名字,也不是同一个人。西辞的东篱已经葬送在曾经,现在沐瞳只是沐瞳。

  然后的然后,顺理成章的退了家族;然后敌对的战场厮杀,沐瞳和夙星并肩而战。血红的名字竖立在熟悉的人堆,各种谩骂和鄙视又如何,只要他们不是你;那就无可动摇我的心。

  有时候沐瞳看着扛着大刀的夙星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又那样一个男人宠着她,她还不愿意。夙星妩媚一笑依偎在沐瞳怀里反问道“那你这么爱西辞,为什么西辞不回头”。

  东篱和夙星的心中都有个人,那是无法触及的禁区。2个人默契的不在提起,发狠的时候又相互狠狠的撕裂着伤口取乐。也许,夙星只是想找个同道中人取暖,而自己是不是也需要这个一个人来告诉自己还不孤单;东篱嘲讽的对自己说。

  时间总是良好的伤药。大三毕业的口上,接待新生的热潮;沐瞳被二毛拉出去晒霉毛,顺便看看新学妹养养眼。

  长发半月没洗,油腻腻的快打结,青春期的胡子毛茸茸的。一身黑白灰个格子衬衣,脚上一双拖鞋衬托的二毛阳光气质格外的突出。沐瞳挠挠发痒的头皮,打了个哈欠,看着像勤劳小蜜蜂一样帮小学妹抗行李到女生寝室的二毛。

  眼睛一眯,又是一个哈欠。看着阳光正好,找了个墙壁靠着眯会等二毛下来。突然一盆温水从头淋到脚,瞬间的清醒。一阵风吹过,瞬间打了个喷嚏。

  抬头一看,正要骂架,一双圆溜溜肉嘟嘟的笑脸,长发温顺的垂着。把话咽了回去,换了一句出来。

  “没看见有人啊,没长眼啊”

  “长眼了啊”

  “那还倒水,这么没公德心”

  “就因为长眼了才看准了倒的。妈妈说看见喜欢的人就要抓住机会,不然就跑了”

  心一动,沐瞳看着楼上的脸。有什么东西瞬间明白。爱情很奇妙,缘分很纠结。来于不来,结局如何,其实只要抓住就不会分开。男人总是想,你爱我,就不会离开;可是女人总是会想,你爱我,就会回来。到底是离开还是回来,说到底只是不够爱,可以忍受你爱的人离开你是身边一分一秒。然后一放手才会发现原来我没有他也是可以的,原来我们当年是这样的无疾而终,美了回忆,淡了记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