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3 > 【墨竹时光】听说,爱情里有一瞬游离

【墨竹时光】听说,爱情里有一瞬游离

作者:浅芙丶 来源:网络 时间:2016-11-27 16:02:51

那一年,我在对诛仙世界懵懂万分到基本掌握的转折点,换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区服。正待在神族出生点纠结着新任务该如何进行下去的时候,他出现了。

  【楔子】

  “弄丢。”

  方才改了歪歪的签名,一个万分熟悉的头像便开始闪动着,我幡然醒悟。

  他问:“你丢了什么?”

  我说:“好像,丢了心。”

  彼时如果问我,来到诛仙世界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

  我一定会不假思索地回答:认识他。

  【一】

  那一年,我在对诛仙世界懵懂万分到基本掌握的转折点,换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区服。正待在神族出生点纠结着新任务该如何进行下去的时候,他出现了。

  一身暗黑鬼厉的男辰皇在我的身侧转来转去,像是指引一般停在每一个主线NPC前面肆意放着状态。我与他似乎有着不语却胜似千言的默契,直到我通过新手任务来到河阳主城。

  壮阔的河阳城门格外高大,光线格外耀眼,此时我才注意到,他的头上顶着一抹粉红色的夫妻称号。

  【当前频道】天下:不用谢了,有机会再一起玩。

  加速技能的光效亮起,那抹暗黑身影便脱离了视线。

  他是个好人,好心的路人。

  崭新的环境便会遇见不同的人,很快我便拥有一个固定的朋友圈。比工作还要准的生物钟,只为了每日上世界频道与他们一同嬉闹,一同收获现实中得不到的欢声笑语。

  星期五晚上家族中突然收到消息,因家族人数稀少正巧可以和另一个零散家族合并。

  据说,帮主想拉拢那个家族很久了。

  据说,那个家族是主动要求合并,且还有一个隐藏条件。

  大家纷纷猜想那个条件是什么,五花八门的理由闪烁在对话框,而我正在轩辕老头的台子上和一个人面对面。

  此刻我是惊讶的,那个在我新手时候说有机会一起玩的路人,现在正站在我的面前,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头上没有了那抹粉红色彰显着已婚勿撩的称号,而是干干净净的空白。

  我蹙眉不解的看着他,他却一脸微笑的看着我,仿佛我是他等待许久的故人。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却又不敢贸然走掉,静止了许久后他率先打破沉默。

  【当前频道】天下:你还记得我吗?

  【当前频道】囚我:嗯,你是在新手村帮我的人。

  【当然频道】天下:哈哈,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呢。

  我的性子带着许多冰冷,平日对待不熟的人都是点头示意而过,这样的状况我更多的是尴尬。

  【当前频道】囚我:有事吗?

  【当前频道】天下:还真有,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当前频道】囚我:谁?

  【当前频道】天下:容言。

  看见这个名字我不禁一愣,容言是刚进家族不久的小号,可是这次和家族清理了许多久不上的小号,却唯独留下了她。对于这个人我觉得很神秘,大家每次询问族长橙子他都会以朋友的身份带过。可现在的情形看来,容言的身上应该有着许多故事吧。

  【二】

  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对我说着有空再一起玩的路人,现在真的无时无刻都在问我:“有时间副本嘛?”

  其实不见得他就是想和我交个朋友,而是想从我这边得知容言的消息吧。可不知为何,每次我都会没底气的回答:“当然有啦。”

  有时,我都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答应他的一些提议。一同去副本的时候我和他会不约而同穿上了明黄色的雪狐装,然后互相嘲笑着这么傻的颜色还去染。每次愉快的副本或任务过后,他也会“顺便”询问容言近期有没有上线,可那个神秘的名字我始终没有看见亮起过。

  【家族频道】

  橙子:小囚,这几天老有个辰皇找你,是不是准备找相好了啊?

  素素:是啊是啊。我也经常能见到小囚挂机的时候,那辰皇站在她旁边呢。

  囚我:别想多!他是来打听容言的。

  素素:容言?橙子你朋友吧?

  橙子:那个辰皇是谁?

  囚我:天下。

  家族这段对话后橙子没有再来说过话,不一会儿就听见帮派管理跳下频道来找负责人,橙子不在我这个皇马身份只好硬着头皮跳上去跟着一群大神开会,会议无非就是讲解怎么守住凌霄城,讲到一半橙子怒冲冲地跳下频道吼我。

  橙子:“囚我,你告诉我那个王八羔子在哪儿!”

  他这问句问得我是一脸茫然,帮主连忙出声询问怎么了。

  橙子:“老大没事,我就是来找个人。囚我,那个辰皇在哪儿?”

  囚我:“我刚好像看见他在河阳仓库吧。”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叮——橙子就那样来如风去如风的离开了频道,留下搞不清状况的我。心底渐渐泛上一丝担忧,可担忧的对象却又搞不清楚是谁,只好任由这感觉作罢。当我跳回家族频道时,大家纷纷在议论着橙子和天下,大致是橙子听说天下在找容言,怒气冲天地去找天下理论着什么,结果两个人在昆仑冰面大打出手,我听到这里连忙飞到昆仑。到达的时候两人都残血的刚复活起来,却没有想继续下冰面的模样。看到这一幕,心里揪起来的感觉渐渐放松,我默默走到天下身边,看见他气喘呼呼却不甘心的样子心底泛起一阵涟漪。

  【当前】橙子:她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还要纠缠?

  【当前】天下:我没有纠缠,不过是尽我的责任。

  【当前】橙子:责任?别说笑了,她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仿佛能感觉到橙子在屏幕后愤怒的模样,他们口中谈论的她莫不是容言吧?

  记得新手的时候,天下头上顶着的称号里面的名字并不是容言,如果我没记错,那应该是:“禁土”。要说我为什么记得,大抵是那时候联想到一句包含了我和她两个人的话:“画一方禁土,囚我于无期。”

  我开始怀疑,这个容言和禁土是一个人了。

  【当前】天下:可我跟她有关系,这些责任我想尽完。

  【当前】橙子:你凭什么?

  【当前】天下:凭我爱她。

  忽然间我好想见见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可以让一个人这么死心塌地的爱着,一个人这样甘愿的维护着,我想,她一定是很完美的吧。

  他们的这场厮杀在橙子的哑口无言中剧终了,我仿佛听见耳畔清风拂过的声音,伴随着点点唏嘘。

  我好像。

  喜欢上了这个抢着尽完最后责任的男人。

  【三】

  那天的那些信息对于他们来说兴许是一个坏消息,但对于我来说确是极好的,因为至少我知道了天下和那个女人分开了。

  后来我发觉,天下就像是远方的行者,喜欢在遥远漫长的岁月里行走,从不会停下来歇一歇。可是天下,你可不可以走的慢一些,等我把手中关于你的曲谱填完。

  先前说好要合家族的人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合并进了我的家族,当最后一个人收进来的时候我愣住了。

  【天下加入本家族】

  【家族】囚我:欢迎欢迎。

  【家族】素素:都到最后一个才出来,猜出你的意图啦!

  我连忙私戳着素素让她不要乱说,一边打开家族列表看着新加入的人,视线一个个的向下扫,最终停留在他的身上。你们有没有经历过,光是看着这个人的名字亮着,就有一种莫名地安全感和满足感,即便他此刻并不是我的。

  【家族】天下:我们又见面了呢,囚我。

  望着这句话心里炸起了无数火花,开心地差点要跳了起来,冷咳了几声装作十分淡然的样子。

  【家族】囚我:对呀,欢迎你呢。

  打完这几个字不禁低下头抿唇笑着,却在抬眼的时候看见了橙子的话。

  【家族】橙子:别以为来这里小言就会答应跟你回去。

  才泛起的甜意仿佛随着这句话的含义缓缓消灭,原来他来这里,除了找回容言,还是容言啊。

  天下的故事我不清楚,可橙子的故事我却一知半解。记得那天晚上下着很大的雨,早早睡下的我接到素素的电话,电话里断断续续传来哭泣的声音让我心里揪起,她向橙子表白了,可是橙子回答有女朋友了,我们都很清楚橙子是单身,素素在委屈他为什么要欺骗她。

  随后,容言就加入了我们家族,一个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小号,就那样有着特权的躺在主力家族里。有时感觉爱情就像围棋,刻意想走出去的一步最后还是兜兜转转绕了回来。我没想到的是第一次接触容言竟然是在歪歪里。那天下午我没有课,独自挂在频道里听着歌,一声清脆的女音闯入了我的耳朵。

  “你好,请问天下在这里吗?”

  我连忙切出来,看见她的名字写着:禁土。思维迅速汇聚在一点,凭着女人天生的直觉我觉得她就是容言,那个令两个男人神魂颠倒的容言。

  还未等我开麦回复她的话,天下就已经跳到了歪歪,两人并不忌讳我的存在,大肆聊着感情上的隔阂,我只好默默的闭麦装死。他们的谈话只进行了五分钟便不欢而散,对于他我很心疼,整个过程都是他在解释在挽留,可她的无动于衷让人心寒。

  天下:“回来吧小言,我还在这里。我知道你到了那个新城市很不习惯,可是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啊,我在陌生的环境也是过来人,可以帮你的。”

  容言:“感同身受本身就是个伪命题。我说给你听的那些仅仅是我想说的,你又怎么会知道这些背后有着些什么呢?醒醒吧,我们不可能了。”

  那么多的谈话内容我最记得的就是这两句,算起来我比较熟悉天下的为人,这样去挽留一个人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一定很难过吧。正这样想着,耳机里忽然传出:“你有空吗?”

  他的声音低沉又沙哑着,听得我心底一颤。

  原来,他一直知道我在啊。

  【四】

  我在中州的木灵森找到了他,默默走近这个让我靠之心悸的男人,缓缓在他身侧坐下。他垂着肩膀,丝毫没有平日里呼风唤雨的大男子形象,脆弱的几乎让我快认不出来了,我缓缓叹了口气,转头望着雾蒙蒙的天空。

  “你是不是觉得她是坏人,一句话就全然打断了你的努力?”

  安静了片刻,他闷声嗯了一声,我继续柔声说着。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刚才在一个软件上看见一条留言:我是面馆的服务生,今天在角落里吃面的那个男生,我祝你生日快乐。因为给你端面的时候看到你拿出一个打火机点着然后闭眼说了一句生日快乐,吹灭了打火机。请原谅我当时没有说出口这句话,因为我觉得不应该打扰你,总之,希望你能看见,生日快乐,在陌生的城市。”

  感觉到天下的视线慢慢看向我,我低头抿唇笑了一下:“我想,容言她的绝情大概是不想让你看见不完美的她,那个城市让她很陌生,很孤独,可她又宁愿压下自己的心也要去温暖你,虽然最后是这样的结局。其实,我很佩服她。”

  最后这话我呢喃着说出来,不清楚天下有没有听出背后的含义,但我着实欣赏着容言,她有着我做不到的决心。

  天下,我兴许不知道碰壁是个什么词,我也知道你不会忘记容言,可如果你需要我,我就一定会出现。

  当天晚上天下买了许多酒,摆在桌案上一瓶瓶的喝掉,然后在歪歪里仔仔细细地和我说着他们的过往。那些甜蜜到人人羡慕的日子、那些痛苦到世人悲愤的别离、那些令人黯然神伤的不得已。

  他并不知道,他在说着这些故事的时候我是捂着唇,留着眼泪听完的。并不是故事太感动,而是我太心疼现在这个快要失去自尊的他。

  他说,其实自己就是想等到一个答案,一个让他放手的答案。

  第二天清晨,我接到天下的电话,恢复到往常的高扬语调让我看见了他的苏醒。

  从那一天开始,我们的故事开始了新的篇章。

  我以朋友的身份陪着他、温暖他,这就是我所能理解的爱情,它稳稳地存放在我心里,不需要你的回答。

  日子过的很快,容言的号早在那天晚上就退了家族,橙子知道了他们的谈话后对天下的态度渐渐地改善许多,家族恢复了往常的热闹,尽管是曾经两个家族的人融合的也特别好。我和天下的关系被家族所有的人默认,就连我也渐渐地默认了他的存在。

  天空上时不时地飞过几只飞鸟,我微笑地侧头看着身边的人,还是初见时的全黑鬼厉装,我交易过去拼成爱心装的玫瑰花,轻轻启唇:“生日快乐天下。”

  耳畔传来几声低沉的笑声:“我又生日了啊,时间好快,小囚都陪着我一年了。”

  一年的时间我本以为自己对他的感情会逐渐变淡,可没想到爱情这个东西真的很难懂,时间长了反而就走不出去了,我鼓起勇气,对着屏幕伸出双手坚定地说:“天下,我们,就在一起吧!”

  【五】

  他依旧几声轻笑后正准备说些什么,橙子偏偏在这个时间点跳下来,激动的声调格外刺耳:“小言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闻声,身体不自觉地转为僵硬。眼神看向频道,刺眼的名字夹杂在一群格式名中间,天下则直接跳了上去。

  半响后,我收到了他的消息。

  【好友】天下:对不起小囚,我还是没办法爱上你。

  自始至终,你只是未曾爱过我吧。僵直在半空中的双手一下子垂下,重重地砸在桌沿,就像我曾经炙热的心瞬间刺痛了一样,苦笑了几声后陷入疯狂地大笑。

  如果放在现实,我一定会狠狠将手上的玫瑰砸在他的肩上,那些红色花瓣散落在地上的模样一定很漂亮。

  看着系统弹出容言进家族了的消息,我默默对熟悉的人发了一封邮件,以我临近毕业为由,离开了这个承载着我所有爱而不得的区服。

  猝然间一句话出现在脑海中:画一方禁土,囚我与无期。

  大概我和容言,亦或者称她为禁土,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尽管我自始至终都未曾与她正面打过交道,却还是输给了她,输的那样彻底,那样心服口服。

  鬼使神差地点开这个熟悉头像的名片,一双依偎在一起的璧人紧紧相拥,我低下头笑了。

  他后来问我:“你怎么会弄丢了心?”

  我该如何回答呢。

  天下,我在爱情一瞬的游离里爱过你。

  说放弃。

  谈何容易。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