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3 > 故事情节不重要 重要的是诛仙人那些情

故事情节不重要 重要的是诛仙人那些情

作者:十七画 来源:网络 时间:2016-11-28 21:18:53

故事情节不重要,重要的是诛仙人那些情。每个诛仙玩家都有一段难忘的记忆,今天小编就来分享一则故事。

  旧时,四角亭前的月老,面向着河阳城的西门。

  每年七夕,那条路铺上红毯,一眼望去,如十里红妆。

  沐阳独自坐在摇钱树上,孑然一身看着别人成双成对喜结连理。

  毫不在乎河阳的行人对他指指点点。

  此刻的若弦双开将七夕任务上交给了月老,心里美滋滋的看着长安和自己的名字被月老刷上世界。

  “我说,这位爷,有什么事,可别憋在心里啊,要不要,跟我说说?”

  那人负手仰视树上的人,树上的人全然不理会。

  若弦被这熟悉的声音吸引着寻去,只见那人做书生打扮,怀里揣着一把折扇,腰间系着的琉璃佩正是前几日丫头上任实习版主时搜刮来的红包。

  “先生今日不在城南摆摊,怎么有空到城西来闲逛了?”

  阿药回头一看是若弦,到也不失礼数,朝她微微一辑道,“十七爷邀我未时在山海苑喝酒呢,这不,正好路过摇钱树就看到这幕。”

  “那先生赶紧去吧,十七爷可是最忌讳别人迟到的,待会定要拿先生开骂了!”

  “得,多谢姑娘提醒。”

  阿药有些不舍的看了沐阳一眼,像是错过了一个大故事。

  待阿药离去,若弦默默叹了口气。此时沐阳从树上跳了下来,轻轻落在若弦身后。

  他瞥了一眼远处呆若木鸡傻站着的长安,再看看若弦,微笑道,“这么多年了,你们还在一起。”

  “长安今天不在,那是我开的号。”

  “喔。”

  若弦打量着一身鬼厉装的沐阳,随即,将长安和自己,各换上了鬼厉和雪琪。

  沐阳一愣。

  “两年了。”若弦看着满天飞舞的玫瑰花瓣。

  “嗯。”

  双双对对的红色喜服中,唯独着主角时装的这三人,格外醒目。

  阿药推开木窗,一眼便捕捉到了他们。

  “哎?我说十七爷,他们这唱的是哪出戏呀?”

  十七为阿药和自己斟上一杯酒,“你到有的是闲情雅致。”

  阿药微笑,两人碰杯后一饮而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不是所有人都像十七爷,只心系天下。”

  十七嘴角上扬,想起天音寺秋风吹落一地的的黄色枫叶。

  台阶上成片成片的雪琪白和鬼厉黑以及大雄宝殿里僧人一遍遍念着往生咒。

  “许多年前,这个区有个非常厉害的青云,叫祭酒。”十七远远望着沐阳说道。

  作为当年的合欢,沐阳和祭酒在无数的大小战役中并肩作战,合欢的输出加上青云的刷屏,完美的配合一度让敌对闻风丧胆。

  闲来无聊的时候,他们两个好基友也会相互切磋,研究技能。沐阳精湛的操作,连当时的长安,都是他的手下败将。

  祭酒的声音很是好听。好听的声音爱蛊惑人心。帮里很多女孩喜欢听祭酒唱歌。

  逢年过节的,无论帮派组织的歌唱比赛还是世界上喊的,祭酒都会去参加,赢得的奖励就用来置换大红大蓝。

  这样一个,在游戏里堪称完美的家伙,始终没有成亲。

  直到他遇见她。

  那白皙的手握着同样一把武器,以剑指天,滚滚天雷,煌煌天威。

  祭酒开始变的不一样了。他会花大把的时间陪着她做任务过副本。

  圣诞节的河阳城,祭酒准备了好多的烟花,还软磨硬泡的说服了沐阳以及家族的几个人,陪他一起放烟花给她看。

  沐阳有些不屑,他说,游戏里的女人,不值得真心。

  祭酒科科一笑道,那是因为你没有遇见这样一个女人。

  沐阳暗自嘲笑,有些女人。但愿这辈子都别遇上。

  理智,把游戏和情感划分的清清楚楚。

  祭酒却恰恰相反,他不知自己为何如此为她着迷,可就是想陪伴在她身边,不离不弃。

  原来英雄,也怕寂寞。

  她终于答应了祭酒的求婚,并定于那年的七夕在河阳城举行婚礼。

  可是她不喜欢打架,不喜欢看到祭酒老是跟着沐阳去15昆仑野战。

  他们单独关在歪歪小房间里的时间越来越多。沐阳觉得这个兄弟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纵然有诸多埋怨,但沐阳依然祝福祭酒,即使,他根本不相信游戏里的感情。

  那场预期的盛大婚礼,并没有到来。

  端午小长假,祭酒和现实中的哥们开车去郊外玩耍。

  国道上几个人哼着小曲儿,悠哉悠哉的朝目的地进军,完全没有料想到,行使在他们身边的集装箱大卡车突然爆胎。

  集卡司机失控的瞬间向边上打了方向盘,载满货物的几十吨重的集装箱,侧翻压上了边上的小轿车。

  沐阳,和家族的其他人,在游戏里等了很久。

  祭酒的名字,没有亮起。

  夏天的热浪一波波翻涌而来,跨服比赛主攻队伍的黄金组合,因为祭酒号的缺席,只留下沐阳单打独斗。

  阿药摇晃着杯中酒,“后来呢?”

  一个月后,祭酒的弟弟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了记在本子上的账号和密码,只因他曾经也和哥哥一起玩过诛仙,于是登陆了账号。

  知道噩耗后,歪歪里所有人的名字都改成了缅怀祭酒,大家换上了雪琪和鬼厉,聚集在天音寺,送祭酒最后一程。

  听说,当年这事轰动了整个服务器,连多玩论坛都派了记者去采访报道。

  “你那时候,总是看不起长安玩辰皇这个职业,还老是嘲讽他。”

  红色的玫瑰花瓣飘落在若弦的掌中。

  “我只是不喜欢辰皇这个职业而已。”沐阳双手交叉至胸前,淡淡的回答。

  “那时候,我们家族刚刚有点起色,按理说,有龙帮作为靠山,对家族或多或少,都是好的。”

  “可你们退了。”

  “没错,我们退了帮,就在你离开的那一天。”

  同一天。

  沐阳似乎想到了什么。

  若弦一口气吹散了掌中的花瓣。

  “不离不弃。祭酒还在的时候,是这么说的吧。无论是对兄弟,对朋友,还是她。可是,才半年的时间,她就嫁给了帮里的另一个大神。冲着有大红包领,帮里去了好多好多人。世界上的真言不停的刷新。河阳的玫瑰花就和现在一样,落个不停。而那一刻,祭酒,算什么。”

  山海苑的店小二端上几叠小菜,“两位客官,请慢用。”

  十七从腰间解下同心结,放在了桌上。

  阿药有些诧异,“这... ...”

  “那年我去小池镇拜访友人,偶遇锦绣坊的老板,她说,有客人定做了同心结,钱都付了可完工之时迟迟不见客人去取,老板托我回到河阳之时,将此物交给那客人。”

  阿药拿起同心结细细观察,做工精美,童叟无欺。“难道,是祭酒?”

  十七点头。

  阿药苦笑,“诛仙里有太多的情情爱爱了,开始的时候总是美好。结束的时候,有的圆满;有的却支离破碎。情爱,不过是梦里眉间砂,总有醒来的一天。瞧,今儿我又收到了一个故事。”

  “这么说来,还是你得了这便宜咯,哈!”

  “那是那是,来!干!”阿药举杯,眉宇间却看不清是喜是悲。

  清风啊,我敬你一杯酒,诛仙里的回忆,请你都带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