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3 > 献给还在坚持的焚香伙伴 自编焚香故史

献给还在坚持的焚香伙伴 自编焚香故史

作者:嚣张本大爷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6-12-11 14:22:04

献给还在坚持的焚香伙伴 自编焚香故史

  他叫七支剑。

  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叫了,不过别人都叫他七支剑,也就这么叫了。

  或许是因为背上背着七支剑吧,他挺喜欢这个名字。

  他记得最开始他的背上只有一把剑,一把木剑。

  后来,玄火坛下,一念之间,弃往日年华,断正魔念想,入焚香谷。

  从此,号南巫天火,驭八荒火龙,这七支剑,就跟在他身后了。

  他不知道这七支剑,是荣耀,还是诅咒。

  那时,人族鼎力,宣令天下豪杰;神族初起,响彻一片天地。神州浩土,快意恩仇。河阳城人声鼎沸,多是人们休息,贸易之场所。仙侣卿卿我我,同门对手切磋。反观十万大山,蛮荒之地,修罗炼狱,昆仑仙境,多是修仙之人的历练之地,一段段故事在这里发生。

  他第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还是一团火。从焚香谷,到河阳城,有一段路程,方便赶路,运真气,幻化火焰。飞蛾扑火瞬,凤凰涅槃时,不到半个时辰,就寻摸到了河阳城。

  焚香谷是没有河阳城繁华的。纵使山河殿气派,玄火坛神秘,也抵不过河阳的一方土地。人族五族多在这里驻留,他的出现,让所有人凝神。

  传闻三大正派之一焚香谷近日刚刚现世,此派以御火为名,武器为身后的七支剑,不错的话,此人,便是焚香弟子了。

  他幻化回人形,缓缓从人群中走过,他能感受到那些人的眼光,是好奇,是警惕。

  他沉默寡言。焚香谷修炼了一百年,终将焚香谷真传修炼入微,这次,谷主只让他一人出谷,周围的一切让他感到陌生。临走前,谷主将他叫到了玄火坛,充斥着高温的祭坛上,谷主负手而立,背向他,犹豫着什么。他也就在谷主身后站着,一言不发。

  “焚香谷避世这么久,不是没有原因的”他终于听到了眼前人说话,“几千年前,焚香,青云,天音,三大正派团结一心,魔教毫无趁手之机,神州大地也渐渐回到了安宁,那就已经过了几百年。这几百年,人心多变,没了共同的目的,三大正派之间,也多了很多隔阂。魔教虽然落败之后,再无侵扰,但却暗中积蓄力量。那次,他们第一个选择了处于偏僻地域的焚香谷。其他名门正派没有及时赶来,眼见魔教众徒即将占据上风,老祖毫不犹豫,祭出了八荒火龙,以生命为代价。火龙一出,祭坛八卦奇阵发出共鸣,八荒玄火再次出世,就那一下,魔教损伤八成。只是没想到,他们好像早就知道这一切,竟然用了伏龙鼎”

  他瞪大了眼睛,呼吸急促,接受着从未知晓过的往事。

  “伏龙鼎上有上古奇文,专克上古凶兽,八荒火龙在鼎下瞬间没了力量。那个时候,所有人都绝望了。”上官说到这里,沉寂了许久。

  “我焚香谷,从创立,就有两本书,是镇谷之宝。一本玄阳火典,一本焚香玉册。这两本书,一个转阳易阴,一本转阴易阳。当时,八荒火龙将这两本书的能力融合,化攻为守,那被压制住的八荒玄火,幻化为涅槃。业障如草,智慧如火,不受诸因缘,是名为涅槃。涅槃笼罩在每个人身上,竟抵御住了魔教的攻击。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结果如何了。”

  回过神来,他豆子大的汗珠从脸上滑落。所以,我们焚香谷才避世这么多年,因为八荒火龙的力量,只能用来防御。。他脑子里不断回忆着昨天的事,回忆那些话。

  直到五个年轻男女走到他的面前。青衣白袍,一剑负于身后,青云门。年轻的女孩很开朗,说明了来意,说是同门正派,加上有些好奇,不如先跟着她们。

  他很清楚,那几个人善良,见他一人可怜,或许有些同情。但是见对方并无恶意,就答应了。

  翌日,他跟随青云一行人,半天的赶路,来到了十万大山。他们到时,那里已是来了很多人。传闻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象之力曾经被这里的种族撰写在书册上,名为轩辕策,习读轩辕策可以融合四象的力量。不过后来兽神出世,众多轩辕策已是被抢掠,下落不明。

  他对那轩辕策没有兴趣,不过这并不影响其他人的兴致。除了青云门一行人,天音寺也有人前来,更多的,是别门散仙。越是深入十万大山,妖兽的实力越是精悍,到后面,只剩青云,天音一众,还有一些修为较高的散仙了。

  终于,饕餮还是被激怒了,饱餐后的沉睡被吵醒对他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天昏地暗,一息,几名散仙便是受不住这威势昏倒。天音僧人运大梵般若,青云一众化大道无形。饕餮他始终没动,在一行人背后看着一切的发生。青云门的御身阵法大道无形虽然奇妙,但面对饕餮的攻击毫无作用。一瞬间,几名年轻男女皆口吐鲜血。发生的太快,眼见那第二次攻势就要直接落在他们身上,天音众僧只能自保,无法施救,一名僧人甚至已低头念到:阿弥陀佛。时间好像停止。

  据后来,在场的一位天音寺弟子说,那天,天昏地暗,风卷残石,青云道友就要被饕餮的吞噬之力淹没。一道龙吟,对没错,一道龙吟!

  他终于还是出手了,就在所有人倒下的时候。挥舞双刃,划出阵法,八荒火龙幻化而出。一瞬间,八荒玄火覆盖住了每一个人,吞噬之力再也无法前进一步。天音寺僧人赶忙赠救,虽然最后很是凄惨,但终究是胜了。

  那次之后,更多的人议论他,八荒火龙化阵法防御攻击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他就像一个太阳,曝光在所有人的视线里,非常耀眼,有点晃眼。

  那次,妖兽暴乱,魔教教徒趁机突袭,他取出两刃握于手中,悬空挥舞,天火应感召自九天之上坠落,随剑穿梭,所到之处,寸草不留。

  那次,与人切磋,一手火焰凝成缚绳,一手挥出业火,屡战屡胜。

  那次,他将四象之力融于玄阳火典,祭出七刃,破空,斩杀。七刃划过极限距离,攻势凌厉;七刃融入天空,携至阳之力灼烧对手;七刃吸收自身优势,斩四方;七刃极限转阳易阴,所坠之处,永堕黑暗。更有甚时,他凝枫叶状火焰纹章,七刃之内火焰力量剧增,所指之处,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人性终将如此,他不知道别人对他的看法,他只知道,别人需要他的时候,会需要他,别人惧怕他的时候,他就像一尊瘟神,力量被人憎恶。碍于其他门派的偏见,或看法,他一次一次的被叫回谷中,压制力量,一次一次。几个百年,天脉出世,他的力量已远不如以前。他还是会和别人一起去斩杀妖兽,不过似乎人们对他已是可有可无。他奋力的挥动双刃,想让那天火的攻势更加迅猛。身边的青萝一脉,挥扇如风,破军一族,连击不断,一刀一刀,一扇一扇,打在妖兽身上,打在他心里。

  有人跟他说,你能祭八荒火龙御敌,就踏踏实实的,杀敌那些,让别人来做就好,只是,他想让别人知道,最开始的他,不是这样的。

  有人跟他说,离开那里吧,跟我来,以你的能力,成就一定不会低。他犹豫了一下,就转头走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背着这七支剑,或许因为这七支剑给他带来过希望,带来过荣耀,有他的回忆,有他的过去。或许是因为玄火坛前的一念抉择,我入焚香,便追随一生一世。渐渐的,人们忘了曾经的那个鲜衣怒马的青年,号南巫天火,驭八荒火龙。河阳城依旧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贸易不断,人们在聊着昨天城里那个打伞的家伙,就像他从没有来过。

  从那之后,再没有人见过七支剑。或许当你听到远方的一声龙吟,看到地面上灼烧的痕迹,发现哪个死去的妖兽身上有七处裂痕。不要怀疑,他也许从未离开。无论走到哪里,天涯海角,只要心存一念,他的身后,永远都会背着七支剑。一剑沉淀,二剑入世,三剑彷徨,四剑惊人,五剑傲立,六剑尘封,七剑再无名。河阳一梦肆意,梦醒,运不济,无妨,七支剑...

  ——致所有仍在坚持焚香的朋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