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3 > 终究分道扬镳 诛仙好姐妹走散的故事文

终究分道扬镳 诛仙好姐妹走散的故事文

作者:酸甜橙子。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02-27 03:00:00

写在前面:其实这就是一篇流水账,哦呵呵呵。

  我以为装着傻,就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绾树

  1.

  绾树发现乔以生删了她YY好友的那天是北京时间11点,该怎么去说当时的心情呢?

  有点懵,更多的是不知所措。一点征兆都没有。

  绾树跟木浅说完,木浅很快反应过来说,你快去看看微信。

  几分钟后,绾树捧着手机看着群里活跃的乔以生以及单拎出来窗口上显示的需加好友信息垂下眼帘,真是可惜了那两盒她亲手做的小饼干。

  其实绾树并没有多喜欢乔以生,或许只是习惯被打破,也或许只是太突然。

  绾树回来玩之后没有跟乔以生复婚,确切地应该说是乔以生换号以后就一直没有,她没提,乔以生也没提。

  大概世界上最可笑的就是所有人都认为你们是一对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悄然撇下了你,你不知情,他们也不知情,就像一场哑剧,他在戏外笑看,你们在戏里演着。

  绾树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往往心里想的嘴里并不一定会讲出来,于是她复制了木浅的话丢在群里:不能一起玩就直说,何必暗戳戳得删好友,我并没有什么对不起你,不能玩,我不必在你家族占你一个位置,而你也不必在我的手机里占我的内存。

  北京时间12点,绾树退了微信群,从床上爬起来退了家族。

  从此孑然是一身。

  2.

  由于木浅要换号,绾树也没急着找家族。

  一个人的时候,清静是清静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副本问题,人人都说天音多好呀,能够站着混,谁又知道没有人带的天音又有多苦逼。

  绾树想了想就把装备血了阳,换了套天奕首饰洗了洗插槽,一些简单的小副本也能自力更生,回过头看,似乎离原本那个奢望酱油到死的自己越来越远。

  谁说离了谁就不能过了呢?

  绾树就是在这时候遇见的很乖,于一场T10。

  他说妹纸你有固定队吗,没有就跟我们一起吧。

  很乖对绾树很好,经常说树树你站着就好啦,我们去打,每当那时,绾树总不自觉地接一句,我习惯了啊。

  没有人疼,就只能自己坚强。

  他见她头顶空荡荡的都劝说去他家族,次数多了绾树就有点不好意思。

  绾树总说等木浅换号的事情定下来了再一起找,我们要一起的。

  有时候很乖就问,木浅呢,没跟你一起玩吗?

  木浅呢?木浅还没回来呢,木浅跟随风一起呢,木浅任务过了呢。

  说起来绾树并不是没有失落的。

  和木浅的第一次争吵发生在木浅知道她跟很乖过本。

  木浅说我不喜欢他,你不要跟他一起了。

  绾树楞了一下才说只是过个T本而已。

  【好友】木浅:难道你其他不是跟他们一起过的吗?

  【好友】木浅:他们都宠着你帮着你,那你跟他们去玩吧,我换个输出号还有什么意思。

  后来她想,这时候木浅大概就已经不信任她了。

  3.

  临近过年,绾树工作上也忙起来,经常加班,于是晚上就不能太晚睡,加上因为很乖和木浅争吵是绾树不愿意的,也就跟很乖说了声不再跟他们一起过T10。

  【好友】很乖:那好吧。

  【好友】很乖:你也说不过她,游戏嘛,其实谁都应该有自己的空间。

  想来那天的事情很乖听见了,绾树觉得有些窘迫,回过去一个好就奔下了线。

  木浅已经把烈山挂上了寻宝,另外的要收的归云号也已指定,似乎一切尘埃落定,只不过绾树重新回到了找野队的日子。

  进到君卿家族是阴错阳差,想着木浅认识绾树就打算先待着,毕竟有个家族挂机组队也方便。

  偶尔木浅上来也能一起聊聊天,后来他们因为什么吵起来绾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那么多人在YY,木浅一字一句地逼她退家族,不论她如何地圆场放台阶木浅都不肯,只是不停地重复你退家族了吗?

  君卿在微信里说,你代我跟木浅道个歉吧,我也没她好友,也不好让你难做。

  绾树就想啊,一个泛泛之交都能想到那天她有多尴尬多下不来台,为什么木浅就不可以呢?

  不管她说多少次他们没关系,为什么木浅就认定她和君卿有什么呢?

  君卿有他要等的人,他们不会是走一条路上的人。

  4.

  木浅的归云买下来的第一天,她说她要试试手就把小副本给过掉了。

  第二天,绾树跟君卿说好T10给木浅一个位置之后,木浅给她发来了一张T9输出排行。

  直到某一天绾树才发现,她还是一个人,当初说好换号带她的人已经好久不见了。

  恰逢2月14号,安寻说,要不我们去结婚吧,还能有90个乾道玉琼。

  安寻是绾树在圣莲赐福里认识的,知道绾树是自己玩就加了好友,说以后可以一起,你不要自己一个人了。

  绾树想她是有多久没有感受到温暖了呢,那么简单的一句话现在都能让她感动好久。

  情人节前夕,绾树跟木浅提了一下,当时木浅很快就说:你连我不要的都捡啊。

  她才知道很久以前木浅跟安寻曾一起玩过几天,因为不合适才不了了之。

  她才知道原来木浅从未替她想过,在她家族人面前给了她那么大的难堪。

  她从来都是能忍的,想想也就算了,她们两个一起走过两年游戏生涯,没必要。

  木浅说,你们结婚吧,我要大红包。

  可是没过多久又发过来几张他们曾经的聊天记录。

  绾树只觉得脑子里一根弦嘣一声就断了。

  她想不通啊,假如真不想她跟安寻一起,大可以直说,何必上一秒说好,下一秒发记录呢?

  真的何必?

  5.

  木浅说,我真不知道当初为了你跟随风分开值不值!

  绾树很想笑,是啊,随风是因为跟她有别扭才去跟木浅闹离婚,别说她管不了别人怎么想怎么做,那么她呢?

  就因为木浅不喜欢,她放弃了多少朋友,很乖是,君卿是,因为不喜欢七七,连带着跟七七结婚的流玄她也很少联系。

  到最后就像一个小丑,上演了一出可笑至极的戏码。

  到最后只得到一句:再见。

  朋友总说她傻,原来还不信,如今看来,真真是傻透了。

  午夜梦回,绾树看到她自己一个人站在十字路口,后面的形形色色的人,有的有浅浅的交集,也有真心付出过的,当初再怎么觉得会地久天长,终究会分道扬镳,剩下的路,终究是她自己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