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3 > 玩家心情文 诛仙曾有过欢乐笑闹的日子

玩家心情文 诛仙曾有过欢乐笑闹的日子

作者:网络 来源:1网络 时间:2017-05-11 14:44:00

一个玩家的爱恨离愁

【既知别离呼欲出,何问路人流连故】

===========================楔子&河阳城=========================

河阳城此起彼伏的小广告,行色匆匆的焚香元神号,给人以热闹的假象,宛若末路穷途的哀鸣。

许多人同在一个游戏一个服,直到弃坑也毫无交集。

而那些习惯在同一条线,上线下线副本挂机的人,能打上照面的身影更加寥寥。

刚回归的时候这区还叫六道,

来这区是因为有个青云基友在,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带我熟悉,就把号丢我了,

每天苦逼的给他号混焚香,玲珑也特眷顾他,不到两个月见了27次,

终于有天他回来见好多玉,便飞了装备,8套青云暴个光,留我在这区继续发傻。

后来因为抓夜枭,认识了寒大小姐,他算是正式带我融入这个区的启蒙人吧。

以前就喜欢各种时装,这次回归当然也不例外,正逢红玉出南疆装兑换,我便和大小姐念叨想换。

他就开始带我去打配方卖,抓宠物卖,兼倒卖各种通货,一点点攒钱,

终于换上南疆装的时候,还是颇有成就感的。

寒大小姐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叫他们多多关照我,后来便陆续认识了龙神聚义里一大波人,

时如逝水,龙神里能记起名字的就破产洛问夫妻,素颜绯月几个寥寥。

各种机缘之下,和鬼道族长结婚,和大小姐的联系也开始变少。

不多时,问鼎六道合服,因为一个守护,认识了单单大青云,虽然后来知道他外号叫虎妞,还是一直任性喊他单单啦,

在单单的介绍下认识了潇湘雨洛里很多人,

旧梦情浓家族,四流年梦今昔,

单单又把我介绍给笑笑,说是我们女孩子年纪差不多也更多可以聊的,我和笑笑无意中发现我们居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

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虽然以后发生了太多事情,许多人如今已经模糊了名字,但是这段缘分谈起来还是神奇。

而那时候留下来的倒卖习惯,也成为了我游戏里一个有趣的副业。

后来跟着耗子进了简单kiss快乐,终于有个固定帮派了,不用再流浪,

想起刚进帮那些年,我只是个一身坤白的青云,

天天做任务,刷鸿利,倒卖东西,乐此不疲,

梦魔总是默默生产五行珠,满了一组就寄给我,因为当时我说过我在做护符,

后来提起喜欢凌霄的大狐狸宝宝,又跟着耗子和梦魔打了很久凌霄城都没捡到,可能有些东西越想要却越打不到吧,

在很后来我已经花钱买了许多屯在仓库里,他们还记得我喜欢这些,时不时寄各种各种的凌霄宝宝给我。

那时候的快乐很简单,闪烁的邮箱里收下一组五行珠,收下一个凌霄宝宝,收下来自周围点滴的善意,就像帮派名字一样,简单kiss快乐。

和鬼道老公吵架之后认识了虫子,上演了一些玛丽苏的桥段,

有时候你会有种感觉,眼前这个人就是对的人,便不愿意将就。

最后我固执的要和鬼道说清楚离婚,鬼道爆了装备走人,

虽然当初和鬼道结婚前就约定了许多东西,比如只是陪伴,不谈其他,

但是看到攒了那么久的情缘技能一下子清空,看到他生气的把只有我和他两人的家族解散,

好像从回归六道至此过往消散无踪,还是忍不住在月老亭子上哭了半天。

至于帮派,因为各种原因许多帮友来了又去,

帮主小新不玩以后把帮派丢给梦魔,梦魔没空玩又把帮派丢给我,

喜泪交织的帮主之路就此开始,拿着并不熟练的副本皇整天喊打喊杀,打广告,开基地,带副本,调纠纷,

看着帮派从人丁稀少落寞冷清一路招兵买马日渐壮大到后来合帮,真的是经历了很多,

正逢领土重置,和丹丹家族商量开始打领土,

在帮众和朋友们的帮助下顺风顺水,

巅峰时期占据了6块领土,大个的高级凌霄城也一并拿下,偏安一隅,默默生产十印。

yy里拍印拍爆50的时候叽叽喳喳好不热闹,还有听帮里元老说kiss以前的事情,

想想终于把帮派发扬光大了一些,终于能自豪的在Q群里喊梦魔快回归来看看帮派如今的样子。

===========================转折&散帮===========================

随着帮派壮大,各种矛盾日渐突出,

加之我自己性格本不适合当帮主,又逢毕业季,勉强能称为热闹的帮在一场大吵后散了。

合帮过来的家族陆续全退,丹丹家族也换帮,

曾经陪着我守着帮派一路走来的朋友,陪我看着这个帮派从落魄走到鼎盛的朋友,卖号的卖号,不玩的不玩,

私下的关系也因为帮里的那场大吵变的很僵,有的再也没有联系过,散帮之后让我最后悔的也就只有这件事了。

自己性格太坏太倔,最后没有去挽回什么,有的人离开了,你发现除了游戏你们没有任何联系方式了,一别无期。

散帮那天可能是玩诛仙这么多年来因为游戏里的事情哭的最凶的一次,

舍友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

游戏里帮众的指责,朋友的误解,自己的不足,

还有压抑已久的怨气借着云秒的事情爆发,

终于吵翻了,说帮散了不难过是假的,

YY闭麦,哭的丢脸的要命,

渊深的朋友把我拉下去频道安慰我。

不断告诉自己,

不会有人再要求我带副本了,

不会再有人要求打帮战了,

不会再有人不满我去和外帮过云秒了,

不会再有各种各样的杂事要管了,

我应该感到的是解脱,

这样想想也不会太难过,自己回去守着空荡荡的帮派没有那么多烦恼,也落得自在。

时至今日,

感谢晴天,银子,浪漫,梦魔不管我多任性吵吵闹闹进帮退帮折腾之后,还一直陪我守着这个帮。

===========================难续&渊深===========================

渐渐开始天天和渊深的朋友玩在一起,YY也天天挂着,小到四象莲花,大到云秒T本,

各种混搭固定队,

大概维持了近两年吧,最终也因为私人感情破裂不愿意再回去。

就此重新找了固定队打打云秒T本过日子。

和渊深副本的过往,应该自诛仙回归生涯中朋友最多,也打打闹闹欢声笑语最多的时光,也本该是笔墨和人物最多的一段,

可如今爱变成了恨,有些固执不愿意回头,也不愿意再多提起,

不离开这个大环境,总是难以放下,

怕触景伤情,怕闻声而泣。

喜欢的时候,相信,依赖,盲目,丢了自己,

多年之后回首,多半都是可笑的故事,只是当下过于怨恨纠结了。

时间没能治好我的焦虑治好我的脾气,反而越来越极端。

道理都懂,到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却总是一副自我折磨不虐不快的样子。

一遍遍告诉自己,玩游戏就是为了开心,如果付出了时间和金钱居然还玩得痛苦,岂不是太失败了?

曾经爱过几个人,如今已不再爱,

辜负过别人,也被人辜负,

风月之事谈的越多越像无病呻吟,就此暂停。

  ===========================别离&尾声===========================

不投钱玩的累,投了钱依旧玩的累,看来变了的不止游戏,还有自己的心。

每个用心玩的号,都像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要舍弃孩子们离开,仍有不舍。

再看未散场的游戏里朋友们,

我知道,所能预见的种种别离呼之欲出,

隐藏的更是数不胜数,

网游不同于单机,讲究玩家间的交互,

没有了朋友,没有了路人,甚至没有了敌人的乏味机械网游,不知道还能用多少空洞的理由坚持多久,

莫问流连故,因我仍未别。


相关TAG: 首页推荐

网友评论